第七十三章 一幅女子的画像

辽国的皇后萧黛,出身显赫。

在耶律隆绪即位第三年的时候,由萧绰做主册立为后。

刚成亲那几年,耶律隆绪与她也算得上是琴瑟和鸣,体贴有加。

随着耶律隆绪的年岁渐长,后宫的女人也逐渐多了起来。萧黛作为皇后,虽然表面上贤惠大度,可暗地里为了争风吃醋,巩固地位也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只要不伤害到国本,耶律隆绪和萧绰也都是得过且过,说到底不过是女人之间的事情。

如今皇后膝下只有两个女儿,萧绰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却十分着急。

“儿媳给母后请安……”萧黛端庄地走到萧绰身旁,行礼道。

萧绰扬了扬手,说道:“现如今在这宫帐内就只有你我二人,这些俗礼就免了吧!皇后这个时候来,可是为了皇帝御驾亲征的事情?”

萧黛刚刚坐稳,听到萧绰的话后一愣道:“原来陛下是这样跟母后说的吗?”

萧绰听出了她这是话中有话,于是挑眉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是……可却不全是!”

萧绰最讨厌跟自己拐弯抹角的人,便皱眉说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不悦的语气让萧黛有些尴尬,她扯开嘴角笑了笑说:“臣妾听内侍禀报,陛下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位年轻女子的画像。”

萧黛一边说,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神情。

萧绰虽然心中不禁也有几分疑惑,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打掩护,自始至终她都面沉似水,看不出什么情绪的变化。

萧绰沉默了半晌后,忽然笑道:“哼……原来是打翻醋坛子,到我这吐酸水儿来了!皇后,这么多年你可是连一个儿子都没有给皇帝生啊!单凭这一点,别说是多找一个女人,就是废了你满朝上下也没有人敢为你出头!”

萧黛闻言心中一紧,皇后无嗣,这是她多年来的一个痛。更何况,在皇帝的后宫之中最忌讳的就是留下一个善妒的名声。

想到此处,她不由得跪在萧绰面前,紧张的解释道:“儿媳不敢!臣妾也只是害怕对方来路不明,怕红颜祸水。”

听到她这样说,萧绰的脸色缓和了很多。

“你回去吧!”萧绰柔声道:“这件事情你知我知,就不要再让第二个人知道了。画像上的女子,我会去查的。皇后啊……与其时刻防着别人,还不如自己争气,你说呢?”

萧黛知道萧绰这是在借机表达出心中的不满,从而敲打自己。于是她恭敬地回道:“儿媳晓得,母后好好休息,臣妾告退了。”说罢,起身离开了宫帐。

“你出来吧……”萧绰朝床边的屏风说道,“其实,你本不用躲在后面的。”

韩德让笑着从屏风后面走出来说道:“我若在,恐怕皇后说话会有所顾忌。”

“你听到没有,这个混小子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萧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咬牙道。

韩德让负手站在床边点头道:“我听到了,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会派人去查一查。不过……你不觉得这件事情不合常理嘛?”

“我知道你说的,这文殊奴从来没有去过中原,他怎么会去泰州找一个女子呢?他们又是何时认识的?”萧绰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她不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只不过……忽然有一个念头从她脑子里闪过,她赶紧问道:“你说,那件事情他会不会知道了?”

韩德让闻言,顿时觉得心脏被人用手捏了一下。

萧绰等着他的反应,可韩德让却低头不语,在自己的面前来回踱步。

她知道,他在思考。所以,此时此刻除了等待没有其他的办法。

统和六年,他与萧绰育有一女,却在出生当晚被人抱走,不知踪迹。

十多年来,他们二人虽然从未放弃过寻找,但却始终杳无音讯。就在半年前,终于有了眉目。辽国的探子传来密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