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祁老头身份终明,神算子指点迷津。

木南荨神秘兮兮地将欧阳天寒拽到厨房,她先是给自己成了一碗粥,随后边喝边说道:“你猜这些人到底是何身份?”

欧阳天寒朝正屋的方向瞟了一眼,回道:“看穿着,非富即贵!”

木南荨一边喝粥,一边思索道:“你说,他真有这么厉害吗?”

“不知道……”欧阳天寒摇摇头说道:“不过听袁木兄弟说,大叔曾是宋朝的禁兵。”

“禁兵?!”木南荨对于这个消息十分震惊,怪不得他在这个年纪身姿依旧如此挺拔,若是普通的老人在他这个年纪早就躬身驼背了。

“不对呀!”木南荨忽然说道:“按照宋朝的兵制,他们这些上了年级的士兵会保留军籍,日常生活所需的钱粮全部由朝廷按月发放的。最不济也应该是有农田,作为安置啊!他怎会潦倒如此?”

“潦倒!你那只眼睛看到他潦倒了?以梧桐苑在江湖的势力,就昨晚的那壶茶你可见过?”欧阳天寒又指了指前来送礼的那些人,继续道:“如果是一个简单、普通的老头儿,即便曾当过禁兵,他们为何如此恭敬?”

木南荨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她放下手中的粥碗,凑近欧阳天寒继续道:“看来这祁大叔是有真本事的啊!咱们出去瞧瞧如何?”

欧阳天寒还未来得及回应,木南荨便先一步朝正屋走去。都到门口的时候,恰巧碰上那一行人准备离开。那名管家模样的人迈步朝外走,与木南荨四目相对后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姑娘也是来找祁爷帮忙的吗?”

木南荨不知如何回答,故而只是抿嘴一下,侧身让到一旁。

袁木匆匆看了木南荨一眼后,将众人带出正屋。

“祁大叔,他们是什么人啊?”木南荨走进正屋,坐在祁老头身旁问道。

“早饭吃了没有?”祁老头听到木南荨的声音后,脸上立即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回道:“都是一些俗人罢了,无需理会!”

木难续听到他这样说,只是笑笑可心中却觉得他有些狂妄。在这世间生而为人,心中所想无非逃不过酒、色、财、气这四个字。将别人都视作“俗人”,那他自己呢?就能免于世俗,做个世外高人?

木南荨一阵腹诽,冷笑一声道:“昨日晚间,您说平日里会帮人占卜。我心中好奇,可否为我占一卦?”

祁老头一听到木南荨想要自己替她占卜,神色忽然之间就冷了下来。他双眉紧蹙,默不作声。这时,欧阳天寒和袁木也都走进屋内。他们二人都察觉到气氛不对,所以谁也没有说话。

就这样,三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紧盯着祁老头。

半晌后,祁老头忽然出声说道:“姑娘此去,是寻人的。”

此话一出,木南荨和欧阳天寒面色一怔,瞳孔紧缩。他们震惊的相互望了一眼,却依旧没有作声。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木南荨极力克制自己的心情,呼吸急促地等着对方往下说。

“你这个孩子,父母双全却未曾在身边尽孝。此去五台山却依旧是徒劳,不过你心中所想的一切,终有一日都能成。”说罢,祁老头起身走到门口的方凳子坐下,继续晒太阳。

袁木看着目瞪口呆的木南荨和欧阳天寒,笑道:“如何?活神仙一般吧?!”

木南荨回过神来之后,对欧阳天寒说:“一定是刚才闲聊的时候说漏了嘴!”

欧阳天寒回道:“你这可冤枉我了,我可是一个字儿都没说。”

袁木笑道:“木姑娘、欧阳大哥你们是外乡人,不知道很正常。祁爷,可是这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神算子!”说着,他朝门外挑了挑大拇哥继续道:“刚才走的那些人,你们可知道是什么来历?”

“袁木……你在那满嘴胡咧咧什么呢?!我这院子你不给扫啦?”原本坐在屋外,只晒太阳不说话的祁老头,此时却开了口。

欧阳天寒听出了人家语气中带着不悦,于是赶紧笑道:“祁大叔,我家妹子年幼,说话不知深浅,还望您老人家莫怪。”

“祁爷不是怪你们,是怪我呢!”袁木边说,边朝外走去。

祁老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起身进屋将门关紧后低声问道:“小子,你……”他说道一半时停住了。

欧阳天寒伸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