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欧阳天寒的“狼子野心”

周老三用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将梧桐苑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说明白。他话里行间的每一句,都透露着对木南荨的钦佩和赞美。

说了太久的时间,他觉得有些口渴,于是举起杯子猛灌了几口水,继续说道:“这荨姑娘啊……别看她年纪小,可到了关键时刻就凸显出了非比寻常的领导才能。自从少门主你失踪之后,阎爷就病倒了。幸好夫人通晓医术,梧桐苑内的事物又有荨姑娘帮忙打理。现如今阎爷已然康健,就等着你回去了!”

说到此处,周老三忽然间一愣,半晌后突然拍了自己脑门一巴掌,说道:“哎呀,你瞧我这脑子!这等大喜事,应该尽早通知阎爷。”

说罢,他“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刚要张口叫人却被萧慕铖拦住。

“周三哥,我这次找你其实还有别的事情。”

周老三大嘴一咧,露出了洁白的大门牙问道:“你这跟我还客气,少门主又是就吩咐呗。”

萧慕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儿来。他倒不是客气,主要是梧桐苑的少门主要回家,可身上没有银子。这话说出去,有些丢人。

他实在是说不出口,于是便涨红着脸摸了摸自己的手肘。

周老三一瞧,便立刻明白了,“我知道了,少门主如今有些捉襟见肘了,是不是?”

萧慕铖不好意思地笑着点点头,说道:“不知道周三哥这边方不方便,就算我借的。”

“借啥借!”周老三听他这样说,眼睛一瞪大声说道:“买卖是你家的,少东家来要钱,我还能算是借的?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你拿去!”说着,便大步流星地朝里屋走去。

过了一会周老三手中拎出来了一个小布包,交到萧慕铖手中说道:“出门在外,还是要有一些因子傍身的。这里面有一些银票,我又放了五十两碎银子,你使起来方便些。”

萧慕铖放在手中掂了掂后揣进怀中,正色道:“周三哥,这笔钱算我借你的,来日一定还。”

周老三挥了挥大手道:“这是店铺近几个月的盈利,本就是自己家的钱,何谈借与还呢!”

萧慕铖想了想说道:“既是店铺的盈利,到年底的时候,我会将这笔银子归到账上。如此,周三哥就不要推辞了。”

“成!”周老三点头说道:“还是少门主想得周到,不然这几个月的盈利到了年底归不上,九堂主可是要骂人得咧!”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周三哥,日后有机会到了梧桐苑,咱们不醉不归!”萧慕铖抱拳道。

周老三也同样抱拳回礼,说道:“我这里有匹快马,少门主带上吧!”

萧慕铖本想答应,却忽然想起来方黎薇和子流。这只有一匹马,可他们却有三个人。更何况他二人从没有出过毗沙门,估计谁也不会骑马。

他沉吟半刻后试探地问道:“咱们可有马车?”

“马车?”周老三心想,他会骑马啊!那不成还有其他人?还是……他忽然灵光一闪,问道:“少门主哪里受伤了吗?”说着,便要伸手去查看。

萧慕铖赶紧闪躲,摆手说道:“我未曾受伤,只是因为这次和我同行的还有两个朋友。他们都不会骑马。”

周老三好奇的将脸凑过去,小声问道:“是姑娘?”

萧慕铖原本在心中对方黎薇并没有什么,可周老三这一脸的暧昧却让他再次红了脸。

他赶紧解释道:“周三哥您别误会,不都是姑娘,还有一个孩子!”

“孩子!”周老三吓了一跳,十分大声的说道:“哪里来的孩子!你的?这才三个月,日子不对来不及啊!”

萧慕铖一听他这样说,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赶紧解释道:“那孩子已经七八岁了,是她的弟弟!”

“哦哦哦……嗨!你瞧我!”周老三不好意思的打着哈哈,说道:“有……有马车!我这就叫他们给你准备,需不需要我派个人送你们回去?”

萧慕铖一听赶紧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的。”说着便快步离开了正屋,朝院子里走去。

萧慕铖回去后,只在客栈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便驱车离开了这个小镇。

方黎薇和子流,一个柔弱,一个年幼,这二人都需要人照顾,所以带着他们赶路要比萧慕铖自己走,会慢上许多。

不过自从有了这辆马车之后,赶路的时候倒是方便了许多。

萧慕铖原以为,回到梧桐苑之后便能看到木南荨了。

可他却不知道,就在自己带着方黎薇和子流一起赶往梧桐苑的同时,木南荨和欧阳天寒两个人已经赶至五台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之中。

木南荨和欧阳天寒并肩追着夕阳的余晖,走在交错相通的田间小路上。身边不时有几个扛着锄头的村民与他们匆匆擦肩而过,小路旁的农户家里,偶尔还会传出妇人和孩子相互交谈嬉笑的声音。

远处炊烟袅袅,近处茶饭飘香。

在如此祥和气息的影响下,木南荨的脸上慢慢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欧阳天寒看着四周的景象,语气之中满是向往。

木南荨停下脚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念道:“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世间竟然真有这样的安详,温暖的世外桃源。”

欧阳天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