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木南荨与萧炎同赴边关

萧炎带着一队人马来到雁门关,远远地就看到了杨延琪站在那里迎接自己。

此次下山,原本只安排了欧阳靖父子和庄憨随行。谁知当他们三人走出梧桐林后,竟然看到了木南荨。只见她一身浅灰色衣裙背对着自己,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双手叠交在身后紧紧地握着那把长萧。

自从回到梧桐苑后,这还是萧炎第一次见到木南荨。

前几日周湄曾经对他讲,自从回到梧桐苑之后木南荨就终日在后山练功,从日出到日落。他们夫妇都以为,这孩子是因为思念萧慕铖,所以才用练功来麻痹自己。

其实,这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木南荨每次在后山练功的时候都感觉师哥就在自己身边。她坚定地相信萧慕铖早晚有一天会回来。所以,她要代替师哥照顾师父师娘,守住这武林第一门派的威名。等他平安归来,接管梧桐苑。

木南荨站在悬壶瀑布旁边,愣愣的出神。忽然间听到自己身后的脚步声,她转头微笑道:“师父,荨儿等您很久了。”

萧炎上下打量着自己面前的木南荨,总感觉她和之前不太一样了,却也说不出具体是哪里的变化。是皮肤比之前黑了一些?还是比之前又瘦了些?

萧炎望着木南荨出神想了半天,忽然一个词从自己的脑子里蹦了出来。“坚毅”,是坚毅!从前的木南荨犹如一个闺阁姑娘,柔软、活泼、不谙世事。而如今,黝黑的皮肤,挺拔的身姿,一双眼睛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光芒。

他忽然觉得,她这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极了当年雁门山林之中的杨延琪。

如此一来,萧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那个猜测,木南荨一定是杨家的孩子!毕竟,侄女大多数都是与姑姑相似的。想到此处,萧炎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说道:“荨儿,我们这次是去边关,那里太过……”

未等萧炎说完话,木南荨便足尖点地翻身上马,那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萧炎笑着摇了摇头,木南荨这是害怕自己不同意她一同下山,所以压根不想给自己说话的机会。其实,他想说的是边关动乱凶险,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萧炎是愿意带着木南荨一起走的,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历练的好机会。更何况,木南荨的轻功能在这短短的时日之内有如此大的进步,让萧炎一下对她有了新的认识。

木南荨拍了拍自己坐下的枣红马,它在得到主人的讯号后长啸一声。随后,从梧桐林中窜出一队人马。

“你这是?”萧炎不解的问道。

“师父,您既然答应了师娘不亲自动手,不带人去是不是不太妥当?”她说着看了一眼那队人马,继续说道:“这十六个人是我亲自挑选的,都是咱们梧桐苑门徒之中的佼佼者。”

一直站在后面的欧阳天寒,此时最先走出来说道:“阎爷……时候不早了,咱们走吧!”

萧炎点点头又回过身去看了看梧桐苑,他想:假若萧慕铖真的回不来了,木南荨就应该成为梧桐苑唯一的传人。

想到此处,他翻身上马带着众人朝山下奔去。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萧炎来到雁门关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城楼之下有许多百姓朝雁门关涌来,他们叫嚷着要进城。

一个商人模样的人在下面大嚷道:“我们都是大宋的百姓,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城去?!我一直在外经商,前些日子收到消息家里的大娘子就要生孩子了,我得赶紧进城去啊!”他话音刚落,便有许多百姓附和道。

还有一个小商贩模样的男子,说道:“是啊是啊……我是给城里的米行掌柜送货的,这米要是再不送进去耽误了生意,我会被活活打死的!“说道自己会被打死的时候,他竟然还流了几滴眼泪。

城楼之下,百姓众多,总有这样或者是那样必须进城的原因。眼见着雁门关外,城楼之下的百姓越聚越多。忽然间一位老者挤到最前面跪在城门下,说道:“女将军,行行好吧!我孙子病了好几天了,村子里的郎中也没有办法,让我进城去碰碰运气。我家三代单传啊!“

杨延琪站在城楼之上,看着蜂拥而至吵嚷着要进城的百姓,她束手无策。

此时,庄憨小声说道:“不然就将他们放进来吧!我看下面都是一些贫民百姓,怪可怜的。“

杨延琪眉头紧皱,沉思许久。

“不行!“就在杨延琪即将动摇的时候,木南荨说说话了。

“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庄憨不悦的说道:”再这样下去是会动摇军心的,到时候大军压境的时候,一样守不住这雁门关。“看着随意插嘴的木南荨,庄憨有些生气,他心想:这女娃娃就不应该参与到这些家国大事中来!阎爷这些年太宠着她了,如此不知轻重以后还得了!

“庄叔叔……你往下仔细看看!”木南荨说着跑到庄憨身边,完全忽略掉了他不悦的神情,拽着他的袖子继续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