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欧阳靖探望萧炎,边关战火不断

梵净山之上浓烟滚滚,将见真门烧个干净。

众人怀揣着沉痛的心情,于梵净山脚下分别。

妙颜姐妹回到暮雀门后,为蒙绕香卡和云舞二人料理丧事。

随后,妙颜遵从师命接任掌门之位。她依旧住在自己原来的房间,并将望雁台的房间上了锁。那里有太多的回忆,暮雀门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在那个房间里安眠。

蒙绕香卡的气息依旧残留在那里,挥之不去。当然,还有从小看着她们长大的月娘……

与妙颜分别后,萧炎夫妇带着周闹和木南荨快马加鞭的回到了梧桐苑,并下令门中上下严禁将萧慕铖失踪的消息外传,以免为梧桐苑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世间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不过几日光景,梧桐苑少主失踪的消息在中原武林不胫而走。各大门派分分派人前来拜访,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来凑热闹的,还有一部分是来打探虚实的,真心实意关心帮忙的人寥寥无几。

冷眼旁观、见风使舵、虚情假意,武林众人在梧桐苑出事的这段时间将这些小人嘴脸演绎的淋漓尽致。梧桐苑看似依旧门庭若市,可实际上在江湖的威望却早已不复从前。家族门派的兴旺除了当家之人外,更要看后辈的造诣和能力。

萧炎将至不惑之年,再过几年本应退位让贤交到萧慕铖的手中。如今,作为梧桐苑的少主却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就意味着梧桐苑的鼎盛之期将尽,天下第一门的位置易主是早晚的事情。

此时的中原武林明面上依旧风平浪静,实际上早已暗潮涌动,各门派为着“第一”两个字跃跃欲试,暗中较量。

如今的局势萧炎心中明镜一般,只不过他连续失去了至亲至爱之人打击过大,沉浸在悲痛和担忧之中无暇顾及其它。而高俊和庄憨两个人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却一点劲儿都使不上。他们只能将自己的部下散到各处暗中打探萧慕铖的消息,每日烧香拜佛希望萧慕铖平安归来。

咸平五年,正月二十。

奉官家圣谕安抚施、黔、高等州蛮,平复战乱,以安民心的安抚使丁谓,回京复命。

丁谓于淳化三年考中进士并任大理评事,此人博闻强记、聪明机智,善于应对一切突发状况,有较强的应对能力。这十几年间,他曾多次奉旨安抚边民、稳定边疆局势。

此次平乱,丁谓抵达益州后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罢兵休战。在欧阳靖父子的陪同下,深入险境于溪洞会见其首领田彦伊进行和谈。

谈判期间他恩威并施,晓谕朝廷的安抚之意,并声称官家已知晓边民常年深受压迫,为了生存才不得不反抗。只要酋长带领大家缴械投降,不再与朝廷对抗,官家则既往不咎,一律赦免不杀。他们手中掳掠无辜百姓,朝廷愿以锦缎、金银赎回。对于处理边民暴动这件事,他向来都是反对刀柄相见,以安抚团结为上。

田彦伊对他手下部众将朝廷的和谈条件一一讲明之后,他们纷纷表示愿以从此归顺,时代供奉朝廷,并将誓言刻在石柱之上并竖立在边境之上以表诚意。

从此,西南边境得以安宁。

朝堂之上,龙颜大悦。并钦定五日之后在宫廷之内大摆宴席,犒劳丁谓以表功勋。

同时,宋真宗提出了一个困扰了他许久的一个问题。

金銮殿之上,真宗问丁谓道:“边境之上的这些州蛮,不停地反抗朝廷、起兵造反。爱卿可有良策让其永远归顺朝廷,不兴兵、不造反、不胡作非,与我朝百姓和平共处,边防长治久安?”

丁谓答道:“启禀陛下,淳化五年臣幸得先皇错爱,曾至川陕一带平复蛮夷叛乱。当时,臣就发现了当地官员的许多不当行为。今日,陛下您问起臣冒死进谏。请恕臣莽撞!”说着丁谓撩袍跪在大殿之上。

真宗赵恒眯着眼看了他良久,说道:“爱卿但说无妨!”

“边境资源匮乏,无论是驻守的将领还是官员都极为清苦。而摆脱困境的机会则是升迁或是调任。升迁调任,凭的是功绩。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十分困难。长此以往,他们便养成了好大喜功,欺压州蛮百姓,寻衅生事的恶习。当地的州蛮被压迫的时间久了,迫于生存只得反抗。如若官员能以安静为胜,边境之地便可长治久安。”丁谓此话一出,大殿之内鸦雀无声。

他知道,说出如此言论自己将得罪许多为官的同僚。可官家询问,却也是不得不答。说的浅了,官家会认为他敷衍了事;说的重了,官家也不见得会高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伏在地上未得圣言不敢起身。丁谓觉得此时空气凝重,头上仿佛悬着一把铡刀。只要皇上稍稍皱眉,这把刀就会毫不犹豫的落下来。

赵恒眯着眼睛在大殿之内巡视一圈,沉声说道:“众卿以为如何?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听到皇上这样问谁也不敢搭茬儿,将头深埋在胸口心里不住的打鼓,生怕自己的名字从皇上的嘴里说出来。毕竟,能熬到现在这个位置都不容易。

过了不知多久,赵恒深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此事以后再议吧!丁谓,你回去好生休息。五日之后,朕为你设宴庆功!时候不早了,退朝!”说罢,赵恒起身率先离开了。

丁谓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并且,过的漂亮!在他心中为官者,最重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