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回眸一刹天涯远

丁苍生一直在于心中的刀魔相制衡,如果对它不加以控制任由其肆意妄为,早晚有一天他会丧失自己真正的心智,背心中的魔鬼控制。心中跳动的节奏忽快忽慢,忽浅忽重,心口仿佛被千斤大石压着一般的沉痛。

他飘忽之间,即将要失去意识的一瞬间,蒙绕香卡已与他对面而立。她用长袖将自己死死地困住,无法抬手更不可能将身后的宽刀抽出。一坛陈年老酒,从上而至浇在他们二人身上。

蒙绕香卡轻功过人,这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压根不给丁苍生反应的机会。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蒙绕香卡将取出的火折子举在面前了。

这不是丁苍生第一次面对死亡,可是这一次他害怕了。

蒙绕香卡看到了丁苍生眼中的恐惧冷笑道:“怎么?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也害怕死亡吗?”

周闹见蒙绕香卡得手将丁苍生控制住了,拔腿就往假山后面跑去。不一会他怀中抱着两个酒坛子跑出来,并用力朝客房的门板砸去。

扔出去之后,他大声喊道:“别站着了,快来帮忙!”

萧慕铖惊恐的大叫道:“干娘!我们还是有办法的,千万别啊!”他说着就要往蒙绕香卡身边跑,周湄一把将他拉住。

蒙绕香卡知道,此刻她只要稍稍回头就能看到他。可是,她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回头,千万不能回头!只要她到自己的骨肉,那份母子的依恋就会击碎自己心中那份决绝。到时候,谁也逃不掉!

蒙绕香卡将眼睛瞪得大大的,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不眨眼,是为了不流泪。

“是什么让你连死都不怕?”丁苍生对蒙绕香卡的这个决定,万分不解。

“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他的命更重要!”蒙绕香卡的声音极小,只限她和丁苍生两个人听到。

萧慕铖心中焦急万分却又不敢用力挣脱,害怕伤到周湄。木南荨看着低头不语的妙颜姐妹两个,忽然恍然大悟。原来,干娘早就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周闹还有暮雀门的人都已经早就知道了几天的这个计划。

她双手攥着拳头,刚想挪动脚步周湄大声喝道:“站住!你现在过去,你干娘计划的这一切就白费了,我们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木南荨急的直跺脚,眼瞧着师哥和师娘是指望不上了,便朝着萧炎大叫道:“师父,您倒是想想办法啊!难道真的让干娘去送命嘛?”

木南荨说了半天,萧炎都是一动未动的站在桂花树下看着蒙绕香卡。虽然,她的容颜早就改变看不到当年的样子。但是,她那双眸子里那千娇百媚的柔光却始终没有变。

蒙绕香卡这个人,看上去娇媚可性子却执拗得很。所以,一旦是她认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萧炎的眼睛酸胀不已,满目热泪。他不得不承认,如果从大局着想的话,蒙绕香卡的安排便是最好的结局。

他咬了咬牙,弯腰低头将地上的的另一个酒坛子抱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无寿堂的后院。

看到萧炎离开后,木南荨的心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般,眼前一阵阵发黑。她拼命克制才让自己没有晕倒,任由周闹将自己拖拽出去。

萧慕铖一步三回头的看向梦绕香卡,他感觉心中有一个非常要的东西在一点点流逝。在暮雀门与蒙绕香卡的每一幕,都在自己的大脑之中交替闪现。他可以感觉得到,干娘是拿自己当做亲生儿子看待的。那份强烈的母爱,他是可以感受得到的。此刻,作为儿子将要与母亲永别。

他的心要痛死了!

妙颜和灵凤始终站在院子里,不说话也不动。

所有人都已经退出了院子,只有她们两个依旧陪在蒙绕香卡身边。

蒙绕香卡看到她们两个人后,十分气恼的说道:“你们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养育之恩的吗?你们留在这里,暮雀门就会永远消失在中原武林。你们忍心吗?”蒙绕香卡声嘶力竭的大叫道:“违抗师命,就是天大的不孝!!”

“不孝”这两个字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落在了妙颜和灵凤两个人的头上。

妙颜低头看到了自己腰间的两只飞雀,那是掌门的象征,是责任,更是暮雀门上下几千条人的性命。她极力克制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伏在地上扣了三个响头后拉起灵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丁苍生看到所有的人都逃离了院子之后,怒发冲冠!他的第一反应是慧定心法自己还没有得到……于是,他强行将自己心中的刀魔召唤而出。

他的双眼变成了血红色,背后那柄漆黑的宽刀一闪而出。它先是割断了困住丁苍生的长袖,而后直飞如蒙绕香卡的胸膛贯穿而出。

鲜血染红了她洁白的衣裙,蒙绕香卡在自己的意识即将消失的瞬间,将自己手中的火折子丢向了丁苍生。

丁苍生反应极快,只见他大手一挥便将已经到近前的火折子丢到了客房的门板上。眨眼间,几间客房同时起火。他没有片刻停留,迅速转身而出。

因为丁苍生没有想要杀了他们,所以当萧炎带着众人离开无寿堂的时候极为顺利,并没有发现一个活死人的踪迹。

走出无寿堂的大门后,妙颜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茅草屋内。取出几个火把并将其点燃,说道:“这些是我们昨天晚上就已经准备好的,师父交代我们一定要将这个地方烧毁。”

周湄看着自己手中火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