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见真门中的恩怨

周列坐在木制的轮椅之上,花白而凌乱的头发,一双空洞混沌的眼睛镶嵌在毫无血色的脸上,他早已有了往日的风采。当周湄看到自己的父亲变成了这个样子之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的喊了一声:“爹!”这声音撕心裂肺,万分悲痛。原本早已有些麻木的周列,当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后忽然眼中熠熠生辉,他在众人搜寻着女儿的身影。

周列看到自己最得意的徒弟萧炎,怀中紧紧地抱着一名女子,他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女儿。十多年没有见,他们已经不再是周列记忆中那年少的模样,周列此时身体虚弱无力,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独立行走,所以只能坐着。他朝着萧炎和周湄的方向大喊道:“快走!不要管我们!带着周闹,离开这里!”

萧炎向前走了几步,道:“师父!是徒儿不孝,让您受苦了!我一定要将您救出来!”

周列听到萧炎这样说,心中十分欣慰。当年他没有看错人,这个徒弟的确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忠义之人。他先是点头而后又摇头道:“炎儿,听师父的话,带着他们赶紧离开这里!”

萧炎没有理会周列的话,而是继续问道:“师父,其他的师兄弟呢?他们也都遭毒手了嘛?”

“炎儿,除了我和周闹他爹何显之外,所有人都变成了关曾这个样子!”周列说着,转头想自己身后的方向看了看,然后继续说道:“都怪我啊!我不应该没有将事情弄清楚,就贸然派周闹去找你!让你们大家也身陷险境!我虽然懊恼不已,却又有几分庆幸。幸亏我将周闹遣走,至少见真门还留下一条血脉啊!”说到此,周列哽咽的落下泪来。

周湄忍着泪水坚定地说道:“爹,这见真门之中的人都是我们的至亲手足,至亲有难我们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尽力营救!我们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走!”

丁苍生冷眼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忽的将身后那把漆黑的刀抽了出来。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他冷笑道:“好不容易见了面,说了这么多话,却是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他的这句话,让萧慕铖心里一惊,正所谓关心则乱,当局者迷!

这个时候,应该将事情的原委弄清楚!丁苍生留下了活口,就证明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手。在这个时候,他们反而是安全的,至少性命无忧。萧慕铖思虑再三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阁下想听什么?我们说什么才是有用的呢?”

丁苍生抚摸着刀的手停顿了一下,继而将它杵在地上用眼上下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少年,他裂开嘴露出惨白的牙齿,笑道:“请报上名来!我从不和无名无姓之人说话!”

萧慕铖双手抱拳,道:“在下萧慕铖,梧桐苑主萧炎之子!”

“哎呀!”丁苍生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真是虎父无犬子,英雄出少年啊!你的功夫是你爹教的?”

听到对方这样问,萧慕铖先是一愣,而后隐隐的觉得有些奇怪。他与丁苍生对视了许久,对方不错眼珠的紧紧地盯着自己,等待答案。他此刻浑身僵直,那只握着刀柄的苍白的手比之前仿佛又紧了几分,萧慕铖见状便心下了然。他没有理会丁苍生,而是转身走到萧炎身边,说道:“爹,我和荨儿第一次见到长辈,您应该给我们介绍一下啊!”

萧炎听到后,匆忙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了擦,说道:“对对……铖儿提醒的是!你和荨儿快来,给长辈叩头请安!”

萧慕铖面带微笑的朝木南荨招手,二人跪在地上朝周列磕了三个头,随后萧慕铖对周列说道:“依照父亲我们应该叫您一声太师傅,可如果随着娘的话,我们应该称呼您一声外祖父!”

周列颤抖着双手,想要摸一摸面前的两个孩子,可由于距离太远他又无奈的将双手放下,看着皱眉和萧慕铖问道:“这两个都是你们的孩子?”

周湄强颜欢笑道:“爹!我和师兄只有铖儿一个孩子,荨儿是我们的徒弟。这孩子从小养在身边,我们将她视如己出。女儿想着,想把荨儿许配给自己的儿子,您看他们是不是很般配?”

周列看到两个孩子后,笑呵呵的频频点头,这久别重逢的喜悦仿佛让他忘记了此刻的处境和伤痛。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本以为,这辈子到死我们都不会再见面了!没想到啊!”他对丁苍生说道:“小子……老夫我真的是要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哪有我们这骨肉团聚呢?!”

丁苍生心中十分恼火,本以为当这些人看到周列这个老匹夫的样子时一定会方寸大乱,那个时候他便可以周列的性命做人质,去交换慧定心法的上半部。可这一切的计划和安排,都被萧慕铖给搅乱了。恨得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提到将面前的这些人都杀了。想到此,他握着刀柄的手又不自觉的进了几分。苍白的手上青筋凸起,密密麻麻十分骇人。

韩伏月的目光始终在丁苍生和萧慕铖二人之间流转,她心下道:少主虽然支持丁苍生到见真门夺取慧定心法,称霸中原武林,以达到大辽国吞并宋朝的目的。但是,少主的心中却始终对他有所防范。生怕他称霸中原武林之后,便不再受大辽的控制。可如今看来,她只需要站在一旁坐山观虎斗。在中原武林之中,假若没有了见真门和梧桐苑这两大劲敌,其他门派变不足为惧。到时候,宋朝的边境没有了梧桐苑的支持,战事上大辽也会更顺畅。盘算到这里,韩伏月暗暗地点了点头,开口对丁苍生说道:“看来你被萧慕铖那小子气得不轻啊!”

丁苍生恶狠狠的盯着韩伏月说道:“你主子派你来是看我笑话的嘛?”

韩伏月轻笑了一声,说道:“这群人之中,看似毫无缝隙,其实她们之中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足可以将你眼前的那个萧慕铖击垮。”

丁苍生听到她这么说,眼中熠熠生辉,仿佛是看到了一笔巨大的宝藏,他问道:“是什么秘密?”

“现在可不能告诉你,也不是时候。你放心大胆地与他们纠缠,时候到了我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韩伏月看着对面的那群人,沉声说道。

丁苍生低头看向手中的刀,许久没有说话。过了半晌,他依旧盯着自己手中的刀冷冷笑道:“诸位,这亲也认了,头也磕了,终身大事都定下来了。也该说点正经事了吧?!”

周列抬手示意跪在地上的二人起身,对着丁苍生说道:“你费力谋划,无非是想要慧定心法的前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