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心结

近日的奔波再加上精神过度的紧张,现如今大家都有些疲倦了。萧慕铖他们在赶路的时候特地多带了一些干粮,此时正好用来充饥。

夜色深沉,像是石砚中浓重又难以化开的稠墨。它黑压压的笼罩着整个沟壑,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萧炎站在洞口抬头望不见来时的路,而低头是不见底的深渊。这与他们现下的处境十分相似,不上不下的被悬在半空。

一串轻巧的脚步声在萧炎的身后响起,他警惕的向后看去,只见蒙绕香卡从火光中向他走来,并肩而立。

“这一天,我盼了许多年。如今这相见的情形,却与我之前那千万遍的想象都不一样。”蒙绕香卡轻声道。

萧炎听到她说的话心中一颤,一股酸涩从胸膛涌到鼻尖,他的双唇不住颤抖,道:“纵我不往,子宁不来?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你。可你却在暮雀门中,画地为牢。我思来想去都想不明白,你肯为我背弃家国,背弃父母,甚至是生下铖儿。你是那样一个有勇气的人,可你为什么就不肯见我!”

蒙绕香卡痴痴地低声笑道:“那你又为什么宁愿选择守在雁门山,都不到她身边去?你为何要找我,也不过是因为我曾救过你的姓名,曾为你抛弃一切,曾拼命为你生下了铖儿。那是我的勇气,与你有和相干?“

蒙绕香卡的语气中带着许多不忿,这让萧炎有些诧异。他以为她是知道自己心意的,可如今看来她却是从未了解过。“你可想知道,这么多年我心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萧炎知道,如果此时再不将自己的心思与她说明白,次生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蒙绕香卡听到他这样问后却十分恼怒,她觉得自己这些年对他的思念,为了他将自己折腾成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如今看来都是一场笑话。蒙绕香卡压低了声音怒斥道:“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你为何总是再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总是说一些与我无关的事情。你心中的人是谁?总归不是我!你将守护给了杨家姐姐,将陪伴给了你夫人,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没有我,蒙绕香卡对于你来说不过是一个梦中人而已!”她越说越委屈,一腔怒火呼之欲出,甩手就想走。可就在这个时候,萧炎紧紧的拉住了她的手,力道极大。仿佛她是一个偷了他贵重物品的毛贼。蒙绕香卡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她深呼了一口气冷声道:“怎么?我偷你梧桐苑的东西了嘛?抓着我不让走,是什么意思?“

“你没有偷我的东西吗?香卡,当年你带着我的心远走高飞。而今,你终于回来了,我怎么会放你走?“萧炎知道她这些年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委屈,所以他必须耐着性子和她慢慢的说。

“请你自重,这样拉拉扯扯让孩子们看见成什么样子?“蒙绕香卡转过头去,慌张的朝萧慕铖的方向看了过去。

萧炎定定的看着她,道:“这群孩子不是傻子,你以为他们没有感觉嘛?我们也曾年少过!”

蒙绕香卡冷笑一声,道:“阎爷!您如今在江湖的地位和威望都是我望尘莫及的。所以,能给你帮忙是我的荣幸。你不用怕我走了,今儿我既来了就会一管到底。即使不为了你,也要为了我的铖儿!“

“你为什么总是误会我?就是误会让我们错过了彼此,如今我必须要说清楚。香卡,你可还记得当年我到驿馆去找你的时候,说了什么?“

提起当年的事情,蒙绕香卡的心即刻就柔软了,可她依旧没好气的说道:“不记得了!“

她在赌气,他知道。此时,虽然隔着白纱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那又如何?她的一颦一笑,一喜一嗔早已印在了自己的记忆中。萧炎拽了拽她的手,说道:“我们好好说一会话好不好,刚刚你说了许多,也听我说一说。刚才你有一句话说对了,你的确是我的梦中人,是我每日魂萦梦绕的那个人。”

蒙绕香卡一直背对着萧炎,当听到自己是他魂萦梦绕的那个人之后,猛地回过头来便看到了氤氲着柔情的眼睛。“你……说什么?”她的心阵阵悸动。

“你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心平气和的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萧炎见她许久没有回答,于是尝试着慢慢的松开手。“当年的事情怪我没有和你说清楚,我忽略了你是苗家女子,对于汉人的这些一窍不通。那日是谷雨,汴京城的驿馆门外我见到你的时候,对你说‘旧雨已过,新雨而至,内心十分欢喜’。你还记得吧?“

“是,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蒙绕香卡幽幽道。

“哼!记得有什么用?你完全不懂我在说什么!当年我就是想告诉你,和八妹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在我心中的那个人,是你!“

蒙绕香卡内心一阵狂喜,幸福感劈天盖地的朝她袭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小的时候,你每一日都坐在家门口的板凳上和身边那只小黄狗,看着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在这些人之中,总有一个扛着许多支糖葫芦的从眼前走过。你十分想吃,却又不敢开口。突然一日,那个卖糖葫芦的人从你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