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周闹持经史令,请萧炎回见真门

萧炎到:“你坐下,仔仔细细地说与我听。”

周闹坐下后,道:“师叔应该知道,我见真门隐藏在山谷之中。入口之处有一大片玉梅林,我祖先将它按照九曲黄河阵排列,所以外人根本不易察觉。爷爷说,300年来从来没有来过外人。甚至在娘和师叔之前,我派弟子也根本不与外人来往。可就在一月前,玉梅林之中闯入一男一女。他们触动了玉梅林之中的机关,差点上了性命。幸而,爹爹发现得早。便将他们带回到门派休养。“

“爹爹?!什么爹爹?你说的可是显师兄?”周湄问道。因为,当年萧炎离开师门后,他爹是想将她许配给显师兄的。他是个好人,但是为人头脑十分不清楚。他没有萧炎的抱负,更没有爹的淡泊。她向周列撒娇,撒泼,甚至是绝食抗争,可到最后他爹依旧没有能改变心意。所以,当初她才会选择离开见真门来找萧炎,这对于当年的周湄来说,是唯一的出路。

“恩……家父何显。”周闹点头道。

“简直是胡闹,见真门怎么能放进去外人!“周湄拍桌大怒。

“爷爷也是这么说的,他狠狠地斥责了爹。但是人已经进来了,就断没有再放出去的道理。爷爷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一是,将他们毒哑戳聋后,扔出见真门;二是,他们要永生永世留在见真门,永远不许出去。”

“他们选择留在了见真门!”萧慕铖斩钉截铁道

“你怎么知道?!“周闹睁大眼睛,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萧慕铖冷笑一声,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如果,毒哑戳聋扔出去,恐怕见真门早就不复存在了;你还能跑出来送信儿,这就说明他们二人在见真门与外界断绝了联系,孤立无援,只能从内部慢慢瓦解。“

周闹低下头,沮丧地道:“不错,一开始他们还都老实。男的热心、善良,女的柔弱、贤惠,平日里经常会帮大家干一些活,或是说一些见真门之外,大家从未听说过的一些新鲜事儿来解闷,他们想借此拉拢众人,因为始终对他们有戒备之心,所以他们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徒劳。后来……后来那女子居然勾引爹爹!我爹也是个不中用的,把持不住竟然与那女子苟合后,将见真门的水源泄露给她。“周闹说到后面时渐渐地低下了头,露出羞愧的表情。

“他们在水中下毒?那也就是说,见真门的门徒都已中毒,无一人幸免!不对啊!那你怎么没事儿呢?“木南荨问道。

“我从小就不爱喝水,大多数时间只会吃一些果子解渴,这才幸免于难。”周闹道。

萧炎道:“那么,中毒后有什么症状?”

周闹摇头道:“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一些中毒的门徒只是出现了食欲不振,浑身无力的症状。就是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毒,爷爷和众位师叔伯又都束手无策,所以才命我前来请二位。爷爷说,萧师叔或许有办法!”

萧炎铁青着脸,沉吟半晌道:“周闹,你先安顿下来,待我将门派中的事情安排一下,咱们就即刻启程。”周闹听后面露喜色,点头应道。

“周闹就先住到你那里,你要好好照顾他。”萧炎对萧慕铖道。

“好,孩儿知道的!”

“铖儿和荨儿都先回去吧!“说罢,他独自离开了日色居。

萧慕铖领着周闹刚要出去,却被周湄叫住了:“等等,我想知道,我爹也就是你爷爷,对显师兄是如何处置的?”

周闹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周湄是在问他爹,道:“没有找到!当门中有人中毒之后,爹就消失了……”说到此处,周闹的眼圈有些红。

周湄看到他这个样子,突然就心软了。她走到周闹近前,轻抚着他的头说道:“先去跟你铖哥哥去,好好休息。你放心吧,你爹不会有事的。”

“是爹有错在先,按理应该以门规处置的!只是,他是我见真门的人。就是死,也得死在自己人手里!”周闹眼中虽然有眼泪,但是依旧透露出超出年纪的坚毅。

周湄十分震惊,心下想:他一个十几岁的娃娃,居然有这样的见地和胸襟,可见爹这些年对于他的教导是付出巨大的心血。好在,他也是个争气的孩子。

周湄欣慰地道:“去吧!休息去吧!”

周闹扭扭捏捏半天不愿意走,周湄疑惑地看着他,问道:“还有事情吗?”

“我……我能,叫您一声……娘吗?”周闹说道最后有些哽咽了。他长这么大,只有爷爷和爹。别人家的孩子都有娘,只有他没有。

“爷爷既然将你过继给我了,想叫就叫吧!”说话间,周湄的眼中滴下了一滴泪。

周闹“哇”的一声就哭了,嘴里喊道:“娘啊!我的娘啊!”

周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