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经史令

周闹黑亮的眸子审视着萧炎,对方语气之中警告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他咧嘴一笑,道:“师叔,火候到了。此时将我擒住关到你的院子里,我们才好说话啊!”

萧炎看着他一愣,心下道:这孩子小小年纪看似胡闹,却有他自己的一套处事方法。萧炎小声道:“小子,这还用你提醒!“说话间,他出左手抓住周闹的右手后,死死的压住右肩向下。由于萧炎出手利落,下手极重。周闹吃痛的嗷嗷直叫,左手在空中胡乱挥舞,仿佛是想要抓住些什么。萧炎抬头朝人群喊道:“庄憨,拿绳子来!”

“来了!”庄憨快步走过来,先是毫不犹豫的将手中一团东西塞到周闹嘴里,然后用麻绳将他紧紧捆住,道:“阎爷,扔哪儿?!”

此时,周闹皱着眉头大声嚷嚷着,仿佛是在说着些什么。但由于他嘴里塞了东西,所以说的是什么没人能听懂。

萧炎忍笑看了他一眼,对庄憨到:“扔到我书房去。”

“得嘞!”庄憨嘴里答应着,伸出一只手将周闹拎起来,那模样就像是拎一只大公鸡。他一边走,还一边拍着周闹的屁股道:“跑啊!躲啊!你个小东西!刚才还耍我!”说到此处,又更加用力的拍了几下周闹的屁股。

萧炎抱拳对站在院内江湖各门派的人说道:“各位,今日武林之中的各位英雄前来拜年,我梧桐苑本应该好好招待。但如今,在下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处理,就不留各位了,望大家见谅!”

此时,嵩山少林的一位武僧站出来,道:“阿弥陀佛!萧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那姓周的娃娃你要如何处理?”萧慕铖瞪眼到:“娃娃?大师,您看他那个样子,哪里像个娃娃?要不是我父亲武义不凡,怕此时已经没命了!”

萧炎瞪了萧慕铖一眼,道:“这有你什么事儿?滚进去,看看你娘!”萧慕铖一副不大服气的模样,嘀嘀咕咕的进了幻影堂。他表面上不愿意,实则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他其实早就想离开,去看看那个冒充他兄弟的周闹,到底是个什么来历、何种路数。他走进幻影堂来到周湄的身边,一脸的坏笑。

此时,木南荨和任月芳都守在周湄身边,相比刚才她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萧慕铖道:“娘,你想不想去看看那个臭小子?”

周湄听到他这样说立刻火冒三丈,她指着萧慕铖的鼻子说道:“你这个混小子,你是诚心要气死我是不是?”

萧慕铖赶紧解释道:“娘……娘,你听我说!这里面有诈!”周湄听到他说的后,难以置信的问道:“有诈?有什么诈?是人就能知道,这里面有诈!你娘我,能是那样的人吗?”

“哎呦!我的娘啊!他胡说八道,当时除了你,压根就没人往心里去。”萧慕铖走进了他们三个,小手说道:“哎!我跟你们说啊,我刚才离着最近,看的是清清楚楚。就我爹禽周闹那一下,那也太假了!他能跟我过招十几个回合不吃亏,那就不是一般人!就我爹,就那两下!明明就是做给人家看的!而且,他俩动手之前还嘀咕了几句。可惜了,说的什么我没听见!”他说着,蹲下身子,摇晃着周湄的手说道:“娘,你就陪孩儿去看看吧!再说了,他这么污蔑您,我爹居然只是困了给他扔书房了。你说奇不奇怪?!哎呦娘……”说着让站起来,双手一使劲就将周湄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半推半就的说道:“快走吧,咱们去看看,走去看看。”

周湄、木南荨和任月芳仨人是在禁不住他的软膜硬泡,跟着他就离开了幻影堂。

萧慕铖一边走,还一边装模作样的朝幻影堂大门喊道:“娘,您是不是还是不舒服啊?什么?您要回去休息啊啊!那行!孩儿扶您会去休息吧!慢点走……”一旁的木南荨,实在是看不惯他那个样子,于是伸手就朝他腰上掐了一把!

萧慕铖虽然吃痛却不敢高声叫唤,所以只能吃个哑巴亏。

萧炎这边,在赶走了萧慕铖后,一脸歉意的对那武僧说道:“智净大师,请恕犬子无状!您放心,那孩子我只要摸清了他的底细,确认对我们中原武林无害,老夫自会放了他,不会伤他性命的!请您放心!”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萧施主如此仁义,老衲没有什么不放心啊!那我们就此别过了!”

“大师走好!请替我向智诰方丈问好!”

智净笑着点点头,道:“萧施主,我们后会有期!”说罢,带着他身边的一个小和尚,就离开了梧桐苑。其他门派的人,也都随着少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