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木南荨喜得武功秘籍,梧桐苑众堂主欢聚一堂

就在萧慕铖和木南荨二人探访暮雀门的这几个月里,朝廷发生了两件大事。

先是在九月之时,李继迁命自己的牙将盗取宋朝贡马,并与其子李德明分别率兵攻打清远的南、北城门。知军刘隐、监押丁赞率兵抵御。当清远告急之时,邻州援兵却拖延数月未到。最终致使清远军陷落,朝廷饷道受阻,难以通畅。

一月后,张斌与辽军对战长城口。虽然辽军最终败走北撤,但却并非是宋军骁勇善战,将其击退。而是在两军对战的紧要关头,忽然天降大雨,辽军所使用的皮质弓弦失效。最终致使辽兵伤亡惨重,大败而逃。此战得胜,实属侥幸。

就在昨日,欧阳山庄送来一封信。信中写道:自九月清远沦陷后,灵州孤立无援、极为危险。圣上连续三日诏群臣商议对策,是派兵增援解灵州之困,亦或是直接将灵州弃掉。最终,圣上下旨命王超为西面的行营都部署,领步兵六万援灵州。

战报接二连三的送至梧桐苑,让萧炎彻底醒悟。如今边境时常战乱,难以安定。自己不可能保护这两个孩子一辈子,最终很多险境还是要他们自己去面对的。

所以,当他大病初愈后,便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他将杨家枪法和北少林的“逍遥棒”巧妙融合,再结合木南荨自身的特点,为她独创了一套武功,名曰《二十三式长萧图》。

北少林原名“法兴寺”始建于魏晋时期,因建在嵩山少林寺的北面又是他的分院,所以称为“北少林”。

  杨家枪法的威力自不必说,而北少林的这一套“逍遥棒”法更是精妙绝伦。

逍遥棒又称“丐家棒”,棒招法歌曰:丐棒八法,四进四防,砸打顶撩,崩架滑挡。这套棒法共有八八六十四招术。因为兵器为齐腰短棍,所以是一套“击防合一”的自卫武功。

当萧炎将《慧定心法》和《二十三式长箫图》一起交给木南荨时,他的这个决定着实让那两个孩子大吃一惊。

木南荨瞪着大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师父,您这是要正式的传授我武功了嘛?您以前不是说,女孩子要远离江湖纷争嘛?”

“哼!那为师这番话你可听进去了?”王严瞪着眼睛,佯装恼怒道。

木南荨偷瞄了一旁站着的师哥,瞧他只是站在一旁并没有要替自己说话的样子。于是低下头,用脚提着地上的石子,吭哧半天也没敢说话。

萧炎瞧见她那个样子,忍住笑“哼”了一声,将一个长方形盒子递过去。木南荨疑惑的接过去,原来那盒子里装着一只紫竹洞箫。上面雕满了玉兰花,在尾部面刻着四个字“箫韶以随“。她看了看手中的这个物件,又看了看那本《二十三式长萧图》她顿时明白了。

“师父,这难道是兵器嘛?”

“以后便要认真习武了,之前交给你的那些拳脚只是用来强身健体的,而如今却是让你保命的!“萧炎看着面前这个雀跃的小姑娘,沉声说道。

“可是,这是竹子做的啊!真要是碰上削铁如泥的兵器,这根本难以抵抗啊!”

萧慕铖上前拉住她说:“所以爹才将内功心法也传授给你啊!内功不深厚,就是给你程咬金的板斧,那也是白费!“

木南荨觉得,从此刻起便是一个新的开始。她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个画面,她与师哥一起惩凶除恶、快意江湖。

以木南荨现在的武功,萧炎首先要求她将这“二十三式”练熟,其次才是《慧定心法》。因为内功修为,需长年累月不停修习,并非一朝一夕可成。而武功招式,只需月余便可初见成效。

故而,木南荨当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将这“长萧图”的招式熟记于心。

眼瞧着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过年了,梧桐苑的三十六位堂主陆续来至雁门山。他们要将这一年买买商铺的经营情况极其门徒人数的增减情况,一起汇报给萧炎。

除此之外,中原武林陆续出现许多神秘的门派。他们频繁的出现在宋朝的边境,其中有一独眼刀客武功怪异。

萧炎沉吟半刻,问道:“他们可曾骚扰百姓,或者是到其他门派生事?”

高俊答道:“这倒没有,不过他们倒是经常从庄老弟处购买一些兵器。”

萧炎皱了一下眉头,道:“暗中观测动向,尤其是这些兵器的去向一定要查清楚。”

“门主是怕,他们会对中原武林造成威胁?”

萧炎摇了摇头,道:“中原武林的各大门派,除了江湖纷争外,大多也都会帮朝廷或多或少的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大宋国是这样,辽国、还有西面的李继迁也定会借助一些各自的江湖势力,这才是真正令人担心的事情。”他看向庄憨,继续道:“你那边一定要控制兵器的买卖数量,省的到时候自己添麻烦。”

庄憨点头连道:“省得,省得。我们兵器行自己的生意主顾都忙不过来,卖给他们的也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兵器。这些事情,我会叫手下的人注意,请门主放心。”

他们正说着,周湄从外面进来。他们看到赶紧起身行礼,道:“嫂夫人,我们又来叨扰了。”

周湄朝他们点头还礼,道:“哪里的话,众位都是炎哥的得力帮手、左膀右臂,哪里来的叨扰。住的地方,我已经让下人给各位收拾出来了。一会用过饭,便可以过去了。”她说着,在幻影堂环顾一周,却并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问道:“六妹子,还没到吗?”

周湄口中的六妹子不是别人,正是汴京城内“东西教坊”的掌柜,梧桐苑的六堂主任月芳,更是这三十六位堂主中唯一的一个女人。这“六妹子”,也是随着萧炎叫的。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这些日子东西教坊正是忙的时候。所以,她会晚到几日。”萧炎对她道。

”嫂夫人,可是找他有事?“高俊紧接着问道。

周湄摇头笑道:“我找她没有事,只不过她一个女人家,和你们住在一个院子里不太方便。所以说,过来和她说一声,叫她到我那院子里去住。”

高俊笑道:“嫂夫人真是体贴,这么多年都安排的这样稳妥,等她到了我自会转告的。”

“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们议事了,不过酒菜都已经备好了,不要太晚才好。”说罢,周湄走出了幻影堂。

“一路上大家都累了,你们先去用饭吧。用过饭后,回到院子好好休息一下。后面的事情,我们再议。”萧炎对众人说道。

几位堂主起身行礼正往外走,忽而又听萧炎道:“高俊、庄憨,你们二人先等一等。”

他们二人复又坐回到方才的椅子上,疑惑地相互看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萧炎是因为何时将他们单独留下。

萧炎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一直望着所有人都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