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二人离开暮雀门,伏凌山下相聚首

三人来到望雁台,萧慕铖看到此时暮雀门的昔心和云舞两位弟子一左一右守在韩伏月房门外。如此一来,他稍微有些心安。毕竟,他们明日就起程离开这里了。萧慕铖默默地看着那扇房门良久,那扇门后关着的到底是一个苦命的女人,还是一个嗜血的魔鬼?他总觉得心中隐约有意思担心,总觉得这件事没有他们想的这么简单。可转念一想,她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就连下毒的虫蛊也是从蒙绕香卡房间中偷来的,应该是不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木南荨随着蒙绕香卡走进房间,回头却发现自己的师哥还站在门外发呆。

“师哥,你怎么不进来?站在外面做什么?”

蒙绕香卡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所以她没有发现萧慕铖凝重的脸色。她美滋滋的折回去,伸手将萧慕铖拉进屋里说:“快进来,进来,你们两个人稍稍坐一坐,我去拿。”她说着绕过屏风,朝卧室走去。

不一会,蒙绕香卡便捧着一个木制的方盒子走出来放在桌子上。她微笑着小心翼翼地将它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套头饰。放在正中的是一个纯金打造的圆形发冠,发冠一圈是镂空的海棠图案,花蕊部分点缀着红宝石。这发冠还搭配两只碧玉雕刻的蝴蝶发簪,两只蝴蝶翩翩起舞,翅膀的顶端各由银丝穿过,坠着两个极小的珊瑚豆。这套发饰极为精致好看。

木南荨和萧慕铖两个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问道:“您这是……”

蒙绕香卡往木南荨的面前推了推说道:“送你的?喜欢不?”

木南荨听后,摆动双手说道:“不不……您这太贵重了!”

“这套首饰是我年少的时候,一个故人送给我的。我是苗族女子,从来没有穿过你们宋朝的汉人服饰,十分稀奇。所以,从衣服戴首饰,他就送了我一整套。这些年我一次都没有戴过,如今送你了!”说着蒙绕香卡拉着他们二人的手说道:“我看得出来,你们两个情投意合,在彼此心中都极为珍重。又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情分。它就当我送给未来儿媳妇的见面礼了,在推辞我可要恼了!”

木南荨听到蒙绕香卡这么说,脸颊热热的犹如火烤。羞臊的不知说什么好,反倒是一旁的萧慕铖痞痞的说道:“看来干娘对我选的这个媳妇还是满意的!那,我们就收下了!”

蒙绕香卡看着她们二人,笑着点头说道:“好好……天色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休息。荨儿体内的蛊毒虽然以解,可仍旧需要细心调养,好好休息。所以,你们回去的路上不要太着急赶路。”

木南荨和萧慕铖二人点头,怀抱着木盒子离开了。

月亮偷偷地爬上树梢,萧慕铖此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无法入睡。他想起白天木南荨说的那些话,对于那一晚的事情,他也觉得应该去和妙颜道个歉。但现在天色已晚,他一个大男人三番五次在深夜去敲人家姑娘的门,总是不太好。可是,明日他们就要启程回梧桐苑了,此时不去,怕是没有机会了。于是,他起身穿上衣服来到妙颜的房门前,徘徊良久却始终没有扣响她的房门。

正当萧慕铖要放弃离开的时候,妙颜的房门却应声而开。

“为什么你总是要在我准备休息的时候来?我猜这次应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然我的房门早就响了。”妙颜表情清冷的说道。

萧慕铖轻抚手掌,沉吟了一会说道:“我知道深夜来找你的确有些失礼……”

“这样的失礼,你也不是第一次了,直入主题吧。想和我说什么事情?”

萧慕铖对于妙颜这突如其来的直来直往有些不适应,他愣了一下说道:“那……我能不能到你房间里去说。深更半夜站在这里,如若真让人看到了也不太好。”妙颜目不转睛的盯着萧慕铖半晌后没有说话,只是侧开身子将门口让了出来。

萧慕铖坐在妙颜对面,不好意思的说道:“今早,我听师妹说你的手好像是受伤了?”

“不妨事,好好将养几天也就好了。”妙颜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那日,她身中蛊毒我一时情急就……如若是我伤了你,还请妙颜姑娘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我关系则乱的份上,不要与我计较。”当听到萧慕铖这番话的时候,妙颜虽然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可她的瞳孔却紧缩了一下。只是在此刻的萧慕铖,低着头十分窘迫。所以,妙颜这细微的变化他并没有看到。

妙颜的心绪有些翻腾,却依旧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声音听上去尽量平稳的说道:“萧公子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那大可不必。妙颜这些年行走江湖,大小伤无数。这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夜已深,明日还要赶路,请回吧。”说着她站起身来,将门打开看着萧慕铖。

人家这架势摆明了是送客,他也没有过多地纠缠,便起身离开了。

妙颜关上门后用额头抵住门板,低低的啜泣起来。这点小伤对她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可是心中的伤却是要人命的。

母别子,子别母,白日无光哭声苦。

“明日,那小子就要再一次离开我了。”蒙绕香卡坐在桌前,怔怔的看着自己那双刚刚抚摸过萧慕铖的手。手指尖仿佛还能感受到那孩子皮肤上的温度。她自言自语道:“如今这见了,还不如不见。如此少年英雄的儿子,竟然是生给别人养的!”蒙绕香卡无奈的苦笑,今日这般也只能怪自己。当年她亲自将他送去梧桐苑,如今又怪得了谁呢!

她就这样坐在桌子上,独自一个人回想着这两个月来与萧慕铖相处的每一刻。直至天边渐渐从深青色变成了青白色,她才回过神来。

昨日从西边落下的日头,又从东边升起来了。这翻来覆去,周而复始的始终是同一个太阳,可是这日子过去了便却再也回不来了。

所谓:不如林中乌与鹊,母不失雏雄伴雌。

有时候,做人还不如一只鸟。

清晨,木南荨和萧慕铖二人收拾停当后,便一起走出雀楼。

此时,司雀台上只有蒙绕香卡和她的七大弟子。她们七个人默默地站着,始终不敢发出声响。师父自己一个人坐在亭子中,山谷中的寒风吹动着她的帷帽长纱和长袖、裙摆。自从梧桐苑的两名弟子来到暮雀门,她们周围的人和事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还有月娘可以和师傅说说话,如今月娘却……

灵凤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妙颜,她们几个人之中,也只有大师姐和师父亲近些。灵凤小声说道:“大师姐,你……”她本想向让妙颜去劝劝,据打更、巡夜的师妹说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师傅就独自坐在这里,直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时辰了。可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却见妙颜摇了摇头后,也闭上了眼睛不言不语。灵凤觉得这样的气氛让人十分难受,她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都是一副恹恹的样子。

就在此时,木南荨和萧慕铖一起来到了司雀台。蒙绕香卡听到脚步声,循声望去瞧见是他们二人后快步走出亭子,迎了上去。萧慕铖和木南荨双双跪在她面前,萧慕铖说道:“铖儿拜别干娘,还望您保重身体!”

蒙绕香卡赶紧将他们二人扶起来,哽咽的说道:“儿啊,自此一去山高水长,你我二人也许再无缘相见。”说着,她颤抖着双手,轻抚着萧慕铖的脸继续说道:“回去,要听你爹的话,不可再莽撞任性。梧桐苑早在一个月前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