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月娘软禁在房中,萧慕铖冲天楼内展轻功

蒙绕香卡猛地站起来,说道:”那是你的心魔在作祟,那姑娘被父母抛弃,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人送到梧桐苑抚养。一个中原长大的姑娘,怎么可能会是契丹人。这两日你就不要出房门了,这两日我会安排他们尽快离开。”蒙绕香卡起身,往外走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停住脚步。隔着屏风问道:“我一直想不明白,你是什么时候从我房间中,讲蛊毒拿走的?”

“就是那日,你、我还有妙颜喝酒,后来你有些醉了,我和她一起将你送回房去。我先将妙颜打发走,然后就在你放蛊毒的架子上顺手拿了一个。”

蒙绕香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自庆幸,那架子之上紧挨着蜣螂的就是金蝉。想到这,不禁脚下直冒寒气。她没有在说什么,默默地离开了韩伏月的房间。

天亮之后,蒙绕香卡将妙颜叫到身边说道:“你们的月娘最近身体欠佳,十分不舒服。并且,此次生病来势汹汹这次,比较严重。为了不让人打搅她休息,你们姐妹轮班守在门口,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明白了吗?”

“师父,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月娘下的毒?”妙颜对于这样的结果虽然早就有所预料,却依旧十分震惊。

蒙绕香卡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过后我会处理,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将木姑娘的身体调理好,然后让他们尽快离开这里。”

“妙颜知道了,木姑娘的药我会亲自看着,您放心。”说罢,便离开了。

清晨,太阳从地平线一跃而出。林间的鸟儿欢快的叫着,它们用欢快叫醒每一个沉睡的人。

被唤醒的人却不一定会快乐,因为他清醒之后,所有的苦难也会随之清醒。

木南荨的毒虽然解了,可是心绪却难以平静。萧慕铖看着她的睡颜,呼吸虽然平稳,可眉间紧蹙难以抒怀。

从中毒到解毒,所有的一切她都是知道的。这是蛊毒的最大特点,中毒之人无论身体出现任何变化,神志会始终保持清醒。它会让你清楚的记得所有的痛苦,在极度的惊骇中慢慢死去。

萧慕铖紧紧地握着木南荨的手,他这一晚上始终都在深深的自责和悔恨当中。

他被暮雀门的美好表象所蒙蔽,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没有危险。

木南荨几乎每日都在问他什么时候离开,可自己却没有在意忽略掉了。

如今想来,她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如此着急。

一想到这些日子,木南荨一直处于焦躁和恐惧之中,他就恨啊!恨自己,更恨那个女人。兵不血刃,笑里藏刀,真是好计谋、好算计!

萧慕铖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都没有发现早已站在身边的妙颜。

妙颜左手端着药碗半蹲在萧慕铖身边,小声说道:“这是给木姑娘清理余毒,调理身子的药,你趁热喂她喝了吧。”

萧慕铖没有看他,冷冷地说道:“一计不成,再施一计!你们的药,我们可不敢再喝了。”

妙颜没有说话,只是当着萧慕铖的面端起药碗小小的喝了一口。随后起身将药碗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这药是我亲手熬的,刚刚我也亲自试过了,你大可以放心。下毒的是月娘,师父已经将她软禁了。等木姑娘的身子调理好后,我就亲自送你们下山。喝与不喝,你自己决定。”

  萧慕铖转头看着屏风之后的妙颜没有说话,目送她离开后起身走到桌子前面,将药碗端了起来。

他看看手中的药,又看了看此时躺在床上的木南荨。犹豫半晌,还是决定再相信她们一次。

他走到床边对依旧熟睡的木南荨说:“师妹,我还是选择相信她们。等你养好了身子,咱们就回梧桐苑。”

一连三天,妙颜每日早晚都会亲自送药。只是她与萧慕铖再也没有说过话,放下药之后就离开,不会有片刻停留。

木南荨的身子也逐渐好转,面色又恢复了往日的红润。

这一日清晨,妙颜照常给木南荨来送药。走进屋内没有发现萧慕铖的踪迹,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镜子前面梳头发。木南荨从镜子中看到妙颜后,赶紧将手中的梳子放下,快步迎上去。

“这些日子多亏了妙颜姐姐的照顾,之前师哥在我们都没有机会聊天。”说着伸手去拉妙颜,想让她坐在这里陪自己说说话。可是,木南荨的手碰到她的时候,妙颜脸上却生出痛苦的表情。

木南荨一惊,问道:“妙颜姐姐,你受伤了吗?”她心中有些奇怪,妙颜的功夫与师哥不分上下,以她的轻功虽称不上天下无双,却足可以自保。更何况,在这暮雀门之内谁又会出手伤害这个掌门的大弟子呢?

忽然,一个念头从脑中闪过,她脱口问道:“难道,是师哥?”

妙颜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静静地从她身边走过,将药放到桌上道:“萧慕铖呢?这几日他都寸步不离的看着你,生怕一眨眼你就不见了。”

木南荨甜甜的笑道:“不眠不休的守了我几日,怕他身子熬不住就打发去休息了。”

妙颜点点头说道:“他是极重视你的!”

“妙颜姐姐,我代师哥向你陪个不是。他是因为太过于关心我了才会出手这么重,你可千万别怪他。以前在家的时候,我师父他老人家啊,就没少因为师哥这个毛躁的性子修理他。”

“嘿!你这丫头!我这么护着你,而你呢!居然在我背后说闲话。”萧慕铖说着,大步流星的走进来。

“我哪里有说闲话?我说的分明都是实话!”木南荨跑到他身边,仰着小脸笑道。

妙颜用余光扫了一眼,说道:“今晚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就送你们下山。你们聊吧,我还有事。”

“妙颜姐姐……”木南荨跟着妙颜的步伐追出门去,叫了好几声她都没有停下脚步。她离开的背影好孤独,尤其是右手直直的垂向地面没有任何摆动,想来是伤的很厉害。

木南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回到屋子端起桌子上的药一饮而尽。

萧慕铖见此,赶紧倒了一盏清水递到她手里。

木南荨喝了一口清水,看着他说道:“师哥,你对人家姑娘动粗啦?”

“什么?”萧慕铖对她突如其来的发问一时间没有转过来,他愣了许久才想起来:“哦!你是说的妙颜吧!我哪里有对她动粗啊!那晚她们说你中了蛊毒,我情急之下就拽了她一下!”

“就拽了一下,师哥你到底用了多大劲儿啊?!”木南荨差异的问道。

“怎么?她……受伤了吗?”

“恩……刚才我想请她坐下说说话,无意之间碰到了她的右手。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看反应就知道伤的不轻!”最后四个字,木南荨一字一顿的对萧慕铖说出来。

“瞧你说的,哪有这么严重!”萧慕铖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说道:“如果真是那样,那晚我抓着她的时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