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木南荨身中蛊毒,蒙绕香卡掌掴韩伏月

木南荨看到韩伏月的反应和眼神后,背脊阵阵发凉。她始终闹不懂,她二人送未谋面,这是哪里来的如此深仇大恨!

蒙绕香卡感受到了席间气氛开始有些不对了,于是出来打个圆场说道:“孩子们都在这,有情义有缘分自然会走到一起。你跟着瞎搅和什么劲儿?”说着看了韩伏月一眼,拍着她的手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咱们还是要随缘的是不是……”说着举起酒杯,敬了韩伏月一杯酒。

其实蒙绕香卡也感觉到了韩伏月对木南荨的敌意,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最近由于忙着教授萧慕铖功夫,始终没有时间与她深谈。看来,她们是需要谈一谈了。

可是,让蒙绕香卡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夜木南荨就出了事情。她终究,晚了一步。

酒席散去之后,她们就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到了后半夜,大家却被一阵焦急的敲门声惊醒。

原来,木南荨回去后便觉得不舒服。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只是到了后半夜,忽然就觉得咽喉之处怵怵犹如百虫爬行,麻麻发痒。无奈之下只得用双手去抓外面的皮肤,却是隔靴搔痒,无济于事。到后来慢慢地,竟然咳嗽起来。

萧慕铖就在隔壁,听到动静后过来查看。发觉木南荨咳嗽起来难以自制,脸色慢慢泛红,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他此刻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可现在夜深人静的,又不好意思惊动两位前辈。于是,妙颜便是他此刻的救命稻草。

妙颜每天睡得都很晚,此时刚刚熄了烛火准备休息。便听到外面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偷偷地叫自己。她不禁暗暗奇怪,天色已晚萧慕铖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深夜来找她。

妙颜隔着门板,轻声问道:“萧公子,可是有什么事情?”

“妙颜姑娘,师妹好像是病了。这深更半夜,我也不好意思惊动其他人,于是便想姑娘你去看看。”妙颜心想,我又不是大夫,能干什么?可是转念又一想,这木南荨一定是病的很严重,不然萧慕铖不会不顾礼数,深夜来敲自己的门。

这样想着,便打开了门。此时走廊之上,烛火尽灭。他们彼此二人,只能借助微弱的月光视物。月光如薄纱笼罩着妙颜,光束与暗影的结合使她的更加五官立体,目光碧波入水。

这样的美人萧慕铖此时却无暇欣赏,神女有意,公子无心。

“别急,我随你一起去看看。”妙颜说着转身关上房门,点头示意一起去看看。

他们二人快步朝木南荨的房间走去,十步之外隐隐便能听到木南荨的咳嗽声。犹如一位得了肺痨,已入膏肓的病人。妙颜暗道不妙,按照时间推测,如果是生病根本不可能发展的如此迅速,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中毒。

在她暮雀门中毒,恐怕师父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师父虽然没有说,但是从她对萧慕铖如此看重妙颜便知道他们一定有很深的渊源。而如今,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一定会造极深成误会,如此一来之前的心思就都白费了。

妙颜心中百转千回,脚下的步伐更紧了些。

而原本跟在身后的萧慕铖,在听到动静后更是拽着妙颜跑了过去。

他们刚刚进屋,木南荨趴在床边竟然咳出了血。

她的面色惨白在昏暗烛火的映照下犹如透明冰雕,地上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妙颜心中咯噔一下,快步走上前去查看地上血的颜色,心下大骇。这木南荨,竟然中了蛊毒。她来不及多想,说道:“你扶她躺下什么都不要做,我去叫师父!”见萧慕铖对她的话没有什么反应,上前一步拽住他的手肘疾声问道:“我说的话听清楚没有,你什么都不要做,一定等我回来!”

此时,萧慕铖早就慌了神,看了妙颜许久才愣愣的点了点头说道:“好!”

妙颜确定他听到了之后,转身朝望雁台跑去。

当蒙绕香卡来到木南荨的房间,看到守在她身边手足无措的萧慕铖,就知道此时躺在床上的姑娘才是他情之所系。蒙绕香卡快步走上前去,对萧慕铖说:“你先和妙颜出去吧,有我在她不会有事的。”萧慕铖轻抚着木南荨的额头,平复了一下心情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房门。

暮雀门的其他弟子听到走廊之上的动静,也都纷纷出门一探究竟。

云舞最先赶到,她睡眼惺忪的看了看他们二人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深更半夜连师父都惊动了?”

妙颜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只是拍了拍萧慕铖的手臂,安慰道:“放心吧,师父一定会让她安然无恙的。我们到你房间坐着去等,如何?”

萧慕铖眼睛死死的盯着房门,摇头说道:“不,我要守在门外,你回去休息吧。”

妙颜看到萧慕铖那关切的神情,心如刀割。

眼前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心是自己一生都不可能得到的。她狠狠地闭了闭眼睛,深呼吸后对云舞道:“木姑娘有些不舒服,师父正在查看。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云舞的目光在妙颜和萧慕铖之间转了几圈之后,懒洋洋的说道:“那成!师父在里面就必然不会有事,我们就回去休息了。”她向其他人摆了摆手,款动金莲回房去了。灵凤和凝素去想要再次靠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昔心却一手一个抓住她们,说道:“大师姐让咱们回去休息,别去添乱了!”

听到昔心这样说灵凤和凝素彼此互相看了一眼,特转身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灵凤小声嘀咕道:“真是羡慕这木姑娘啊!生病能整出这么大动静,可见在梧桐苑的时候就备受疼爱呢!”

说话间凝素回头看了一眼走廊对面的萧慕铖和妙颜,轻哼了一声道:“我觉得她远不如大师姐,江湖上的女子竟这样娇滴滴的。只不过生个病而已……”

“得了吧,得了吧……别说这些听着酸溜溜的话了!咱们姐妹,这辈子是没有这个命,能有个什么哥哥啊……师哥之类的了。咱倒是想娇滴滴的,跟谁娇去啊!”灵凤挽着凝素的手说道。

“二师姐,暮雀门即便是有个大师哥,就你这性子想要娇滴滴,恐怕也难!”

“嘿!”灵凤轻笑,拍了凝素手背一下,说道:“你这小妮子,跟云舞不学好是不是!枉费平日里偏心像着你!”

凝素赶紧抓住灵凤的手说道:“二师姐是最大方的呢!其实,那件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能原谅云舞师姐吗?”

“好端端的说这个干什么!”灵凤语气僵硬的说道:“我们两个脾气相冲,与那件事情没有关系。”她松开凝素的手说道:“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凝素看着灵凤离开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回房间去了。

昏暗的走廊之上众人散去后,萧慕铖突然用手紧紧地抓住妙颜的手腕,将她拉至身前。妙颜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抬眼望去,却对上了他凶狠的目光。妙颜一怔,那样复杂而又犀利的目光她从未见过。面对这样的他,妙颜从心底油然而生出一丝恐惧,目光如刀,刀刀深入人心。

萧慕铖刚刚一直在思考,是什么原因让木南荨突然之间病的这么严重。他思前想后猛然间恍然大悟,厉声问道:“她不是生病,是不是?生病哪里会发展的这么快!是毒,而且是你们暮雀门独有的毒药,不然你不会深更半夜的去叫你师父,更不会叮嘱我什么都不要做!”萧慕铖愤怒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