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蒙绕香卡与萧慕铖初相见

今儿是最后一天,萧炎在屏风后的盥洗室内泡药浴,蒙绕香卡坐在桌前饮茶。

浸在木桶之中,周围水雾缭绕。与前几日相比,萧炎今日觉得身上十分舒畅。他转过头去正好看到蒙绕香卡映在屏风上的身影,玲珑的身姿凹凸有致,高挺的鼻梁,娇俏的鼻尖,修长的手指时而轻抚玉颈,时而轻敲莲花瓣般的下巴,大抵是因为无聊,她偶尔还会微皱鼻子撅起小嘴儿东张西望,娇媚之余还有一些可爱。

正所谓:二八佳人姿容娇,笑靥生花乐淘淘。

萧炎痴痴的看着,她仿佛是集市上皮影戏中的女子,每一个动作中都有一个故事。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萧炎心中是心存感激的。他身上的蛊毒已清,或许从今日分别后再无交集,思及至此心中升起一阵失落,或许在自己的内心除了感激还有一丝爱慕。当“爱慕”这两个字出现在脑海中,萧炎心下大惊!或许,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慢慢地走进他心中了。萧炎对于自己的心不确定,对于蒙绕香卡的心也猜不透。若说他对自己无意,她不顾父亲的告诫,亲自为他解毒;可若说有意,这三四天来除了叮嘱他一些注意事项外,几乎没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他们父女二人,是云南大理国派来大宋觐见的使臣身份,还是萧炎主动问起她才说的。想到这里,萧炎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有些烦躁,他皱着眉头将自己又往水中沉了沉。

与此同时,大宋的朝堂之上,因为大理国的觐见而争论不休。大臣们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大宋应该答应大理国的要求,这样一来战马就可以当做番邦属国的贡品,谨献给大宋,一来每年可以省不少银子,二来质量也会比现在好很多;而另一派却持反对意见,大理国内部常年争斗不休,虽说是内战却也十分糟心,大辽这些年日渐强盛,已经消耗了大宋的大部分兵力,如今再将大理收复过来,无疑是雪上加霜。

双方各执一词,各有各的道理,让太宗皇帝十分头疼。

大理国时至今日已有六代君主,国土面积虽然不大,却是个多名民族国家,主要以白族、苗族和瑶族为主。

大理国外有吐蕃诸国,内有各方豪强势力,治理起来十分不容易,可谓是内忧外患。皇室做梦都想依靠大宋,成为宋朝的番邦属国一解多年困境。

当年太祖皇帝南征止于大渡河边,一是没有什么兴趣,二是对于那片土地甚为忌讳。唐朝时期此地名为南诏国,曾盛极一时。可南诏国却在唐朝南方边境不停地找麻烦,让唐朝损失不少兵力和财力,最终成为唐朝灭亡的间接因素。

所以,太祖皇帝吸取前朝之鉴,尽管大理国不断派使臣前来商谈,却始终未能面见宋朝皇帝。

可如今这情形看来,却是此一时彼一时。宋朝每年购买战马的花费就不下几十万银,这些马匹除了供给前线的军队外,主要还有皇城内的禁军。

大理人十分精明,别看每年大宋购买战马的价格不菲,可质量却不高。

权衡之下太宗皇帝也不敢轻易下决定。于是派去接待的官员只说是圣上日理万机,无暇见面。让蒙绕胜法稍安勿躁,再等几日。

俗话说,“清明断雪,谷雨断霜。”

从谷雨这一日起,春夏两季开始慢慢地交替。

也是在这一日,蒙绕香卡再次见到了萧炎。

就在蒙绕香卡坐在屋内欣赏窗外的蒙蒙细雨之时,驿馆的小厮来报,门外有朋友前来拜访。蒙绕香卡想了半天,都不记得自己在这大宋都城能有什么朋友。灵光乍现后,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蒙绕香卡心下大喜,她从未想过,萧炎能够亲自来寻。本以为那日分别后,再无缘相见。谁知,没过几日他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她先是跑回到内室,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然后随小厮来到了驿馆门口。远远地,蒙绕香卡便看到了负手而立的萧炎。刚刚还急切的她,此刻却放慢了脚步。

只见萧炎身着藏青色对襟长袍,头戴东坡巾,一副清秀的书生打扮。

蒙绕香卡走近萧炎,上下打量着问道:“公子今日前来,所为何啊?”

萧炎拱手施礼道:“一是为姑娘当日的救命之恩,二是旧雨已过,新雨而置,在下内心忐忑而欢喜。”

蒙绕香卡被萧炎弄得一头雾水,于是极为认真的看着萧炎的双眼问道:“什么旧雨、新雨?今日,不是谷雨吗?”

看着眼前这可爱的傻姑娘,萧炎笑道:“是不是还没有人带你好好逛逛这汴京城?”未等蒙绕香卡回答,他便抓起她的手一边走一边说道:“走,我带你好好逛逛!”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蒙绕香卡有些不知所措,做梦都想不到她和他居然可以如此亲近。他们二人手拉着手走在汴京城的大街上,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街道两旁有许多店铺,珠宝首饰,文房四宝,绫罗绸缎、糕点小吃一应俱全,应有尽有;除此之外,十字街口还有打把势卖艺、变戏法的,更有好看的皮影戏。

此时虽然淅淅沥沥的飘着小雨,街上的人却丝毫没有减少,好不热闹。

萧炎拉着她逛了许久,最终在一间酒楼门前停下。

“逛了大半日你也该累了。咱们吃点东西如何?”萧炎问道。

蒙绕香卡娇羞地点了点头,说道:“听你的。”

随后,萧炎抓着她的手大步走进面前的酒楼,并且特地找了一个临街的雅间。此时,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些。

从房间的窗子望外瞧,刚刚还十分热闹的大街上一下子就冷清了许多。大雨突至,街上的人猝不及防的四处躲雨。

这样的情景,仿佛是老鼠见到了猫,或者是羊群遇到了狼,梦绕香卡觉得十分好笑,便轻声的笑了起来。

萧炎此刻发现,蒙绕香卡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弦,令人陶醉。

从那一刻开始,他便沉醉在她的巧笑倩兮之中,难以自拔。

梦魂悄断烟波里,心如醉。相见何处是,锦屏香冷无睡,被头多少泪。

蒙绕香卡沉浸在往事中,再加上酒杯中杜康的催化,早已由最开始的娓娓道来变成了此刻的絮絮不休。

韩伏月见她已枕曲藉糟,便朝身边的妙颜使了个眼色,然后一起将蒙绕香卡扶回她的房间休息。

夜夜相思更漏残,伤心明月凭阑干,想君思我锦衾寒。

自与萧炎分别后,她如今日这般度过了无数个酒醉的夜晚。

月光如水,秋风渐寒,伏凌山的夜晚华美却凄冷。

今朝追忆往事,令人惆怅无限。

或迷惘,或无奈,或遗憾皆为过往。

妙颜放下手中的笔,拿起面前这首诗,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又看。最后,将它放在烛火之上烧为灰烬。

今晚,她自己也喝了不少酒,此刻有些微醺。于是,妙颜推开窗想吹吹冷风借此醒酒。可谁知过了一会,竟感觉到阵阵眩晕。她靠在窗边,双目微闭。口中反复的念着刚才纸上的那首诗,回想着师父那重如千金的往事,最后随着心中的旋律将它轻声哼唱出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清冷的歌声在寂静的山谷中反复回荡着,缠绵悱恻,九曲柔肠。

歌声随风飘荡,隐约传到了早已进入梦乡的萧慕铖耳中。

暮雀门虽然将他们看管起来,却享受着座上宾的待遇。一日三餐,酒肉齐全。

晚上酒足饭饱后他便早早地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奔波多日深感疲惫,可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

自从他和木南荨来到暮雀门后,就感觉处处透着蹊跷。都说暮雀门轻功举世无双,可从昨天晚上的情况看,的确有些言过其实。那些姑娘的功夫只是一些花架子,如若高手过招便不堪一击,不甚实用。

可是,那日树林之中木屋门外,那几个姑娘的轻功却深不可测,按照穿着来看应该也是暮雀门的人。依照她们的速度,别说是那早已丧命的“蒜头鼻子“了,就是他自己也很难跟上她们的行踪。难不成,是有意将他们引到这里来的?

这不合常理啊!先是抢了欧阳山庄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