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萧慕铖和木南荨夜入涿州城

客栈的大堂内。

“小二,一壶酒、一盘牛肉、两个馒头,在上两道你们这里的拿手菜。”萧慕铖和木南荨选了大堂内一张最不起眼的桌子坐下,听到萧慕铖要了酒,小声说道:“师哥,你出来是办事的,怎么能喝酒,喝酒误事啊!你……”还没有说完,萧慕铖便伸手捂住了她的嘴说:“姑奶奶,你可别说了,在家有爹娘出门有师妹,还让不让人好活了!好妹妹,我就喝一点不会误事的!”

木南荨把萧慕铖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拍开,说道:“误事是次要的,主要是怕你酒喝多了会有危险!”

“师妹这么关心我啊,是不是怕以后没有人娶你?”萧慕铖无赖状的说道。

“喝吧,喝吧!我好心提醒,师哥却拿我取笑。”木南荨红了脸说道。

二人打闹之间,酒菜都以上了桌。萧慕铖举起酒杯,刚要送到嘴里,便被几个辽兵打扮的人吸引了注意力。

他们刚刚进入客栈内,就极为嚣张。驱赶了好几桌客人,大声呼喝店小二。萧慕铖紧紧地皱着眉头,心中十分气愤,虽说这里离着涿州不远了,可是依旧是大宋的地界,辽兵居然如此张狂,丝毫不怕驻守在这里的宋军。他刚要起身被木南荨按住了,她小声说道:“师哥,咱们办正事儿重要,师父可是说了,暗中打探,秘密行事。”说到这,她突然意识道,萧慕铖始终没有将此行的目的告诉自己,于是便问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咱们到底来做什么?师哥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萧慕铖十分诧异的看着她,说道:“我以为你知道,我爹没说啊?”

“师父根本就不准我来,你忘啦,我偷跑出来的,怎么会知道。”

“你不知道就敢跟着我来,女中豪杰啊师妹!!”说着别起身要拱手作揖。

木南荨双目圆整,撅起了小嘴看着萧慕铖。仿佛是在告诉他,如果师哥真是敢拱手作揖嘲笑自己,她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于是,萧慕铖领会了师妹的意思之后,收起了他油嘴滑舌后,安静的喝酒吃菜。

树欲静而风不止是武林的一贯作风,更是大宋边境的一贯常态。最终,萧慕铖还是出了手。

木南荨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大堂,一阵阵头疼,说好的暗中打探呢?一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师哥,你是痛快了!可是,咱们答应师父的事儿呢?不打草惊蛇?不挑起事端?暗自打探消息?”

萧慕铖看了看眼前的景象,再看看师妹,大笑道:“你这小丫头,也太小心翼翼了吧?”他一边说,一边将木南荨拽回了原来的桌子旁坐下,小声的继续说道:“你当咱俩多大的名气,打一场架就能让人知道咱俩姓甚名谁,何许人也啊!也太瞧得起自己了,我就算报出自己的名讳,他都不知道咱家大门朝哪儿开。行了师妹,吃饭吧,我都饿了!”说罢,萧慕铖继续喝起酒来。

木南荨恍然大悟,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师哥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于是她也安心的跟着萧慕铖一起吃吃喝喝。两只初入江湖的小鬼,自以为无人关注。殊不知这一切,早被人看到了眼里。

他们吃饱喝足后在客栈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便快马加鞭的继续赶路。

一路上打打闹闹,策马而行。他们陪伴彼此,走在“日出雾露馀,青松如膏沐”的山间小路,那是他们此生最美好的时光。几日后抵达大宋和辽国的边境,涿州已经近在眼前。

北宋太祖皇帝赵匡胤的祖籍是涿州,虽然太祖皇帝出生在这里,可是它始终是辽国的统治范围。所以收复燕云十六州,是大宋皇帝一生的愿望。

涿州虽然属于辽国的统治范围,但是城内住的大多都是汉人。所以,宋朝的攻打辽国的军需银子在涿州被劫了,能插手的便只有江湖势力,不管是明抢还是暗夺。

在这涿州城内除了辽国驻守的军队之外,还有实力不容小觑的暮雀门。

“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

据说暮雀门都是女子,入此派者皆是命苦的女孩子。

此门派以轻功见长,门下弟子长袖善舞,你以为她们是在跳舞,其实她们是在杀人。

对于涿州来说,暮雀门便是整个武林。

暮色低垂,一弯月牙隐隐的出现在了天上。月光有些昏暗,相比之下的繁星反而更加明亮,微风吹动天上的流云,有一些会路过月牙家的门口,和它打个招呼,有一些则会围绕着天上的某几颗星星跳舞,月牙和繁星都因为流云的缘故忽明忽暗,时而挂在天上,时而躲在云端。

这样的环境适合吟诗品茶、舞剑饮酒,或者更适合做一些隐蔽的事情,例如翻墙!所以,木南荨对萧慕铖说:“师哥,趁现在月色昏暗我们进城去吧!”

“不行,现在时间还早。就是因为月色昏暗,所以守城的将士一定会更加留心,以防有人潜入城内。我们先暂时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到了后半夜,他们最为困乏的时候我们再进去。”

闻言木南荨点点头,跟随萧慕铖离开。他们在城外找到了一见没有人住的房屋,看上去应该是城中有人在山中打猎,临时躲避雨雪的房屋。

推门而入,屋内的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缸水。因为害怕光亮会引来城外巡逻的士兵,所以两个人就肩并肩的坐在了屋内的床上。

屋子的门并没有关,因为木南荨说这样看天上的星星更漂亮。坐了很久他们都没有说话,就在萧慕铖快睡着的时候,木南荨叫了他一声。

“师哥”

“恩……有话要对我说?”萧慕铖的语气太过温柔,木南荨从没有听过。于是她将头轻轻地靠在了萧慕铖的肩膀上,说道:“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呵……只记得有一阵子,大概是你五六岁的时候最粘人。每天都要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喊着师哥。我走到哪儿你跟到哪儿,那时候爹还没有开始教你功夫,所以娇气得很。”萧慕铖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你那个时候是不是特别开心,有个这样的姑娘每天都缠着你,跟着你,你应该幸福啊!”

“恩,开心、幸福!我开心到恨不得有一天早上爹娘告诉我,你被大老虎叼走才好呢!你为什么总喜欢跟着我?”萧慕铖轻轻地问。

他其实是想知道,这次的事情如此危险,她为什么依旧选择跟着自己。萧慕铖迫切的想要知道原因,是因为习惯了,还是因为喜欢。

“别人越不想让我做的事情,我就越要做。小时候你不喜欢我跟着你,我就偏偏跟着你,当你每天看见我那个憋闷的样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开心!”说着,木南荨居然笑起来了,“这次也是,师傅不让我来,我就偏要跟着来。师哥,从小到大我都是跟着你的,时间久了成了习惯。”

“原来,真的是习惯。”萧慕铖的心,有些酸涩,紧紧地发疼。

“师哥,你还记得我是被谁送来梧桐苑的吗?”木南荨并没有深究萧慕铖说的话,因为她心里有一件事情惦记了很久。于是,抱着希望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在春风亭的时候,当欧阳天寒问自己,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亲生父母时,她内心真的是有一丝悸动。从那一刻起,这个问题就是始终徘徊在心间。她思来想去,觉得问师哥是最安全的。因为如果直接问师父或者是师娘,也许他们会伤心。

“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你真的听了那个小子的话,想要去找你的父母?离开梧桐苑,不要师父师娘,也不要我啦?”他一边问,一边转身看向身边的方向。他想看清楚师妹的表情,想知道她的心意。

可是,屋内光线太暗了,他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想起那个欧阳天寒就来气,好好地哪有这么多问题。如果不是他,师妹怎么会想这么多。

由于萧慕铖身体的扭动,木南荨的头突然没有了支点。她坐直身子将萧慕铖的身体摆好,又将头靠了过去。然后说道:“你看你,我就是随便一问,能把刚出生的女儿抛下,一晃十几年都不来看一眼,这样的父母你以为我想要吗?我只是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她用恳求的语气说道:“师哥,我有权知道。”

“哎……”萧慕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我还小,太具体的细节我也记不清了。我只知道,有一天爹在大门外见了一个和尚,再回来的时候怀中就抱着你了。”

“你是说,是一个和尚?”木南荨再次确认的问道。

“具体的事情,如果你想知道,找个时间我可以问问爹。”

“恩……”木南荨听到萧慕铖说的话突然就安心了,她情不自禁的问道:“师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闻言,萧慕铖拉住她的手说:“从你来之前,这梧桐苑就只有我一个孩子,真的好无聊。当我看到爹怀里抱着个孩子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人跟我做伴了。当时,还以为是个弟弟。”说着说着,萧慕铖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后来,娘告诉我,以后有妹妹陪我玩儿了,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一开始,我是不愿意跟你玩儿的,甚至还有些厌烦。可是,有一次因为要追我,你失足掉进了梧桐苑后院的池塘里。”

“梧桐苑的后院,有池塘吗?”木南荨有些诧异,因为从她记事起,就没有见过师哥口中的池塘。

“对呀,就是因为你,爹后来让人填了那池塘。那一次,你整整高烧了三天。而爹也让我整整跪了三天。可是你知道吗?我居然不恨你,反而有些害怕,怕你醒不过来,害怕再也没有一个小尾巴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